聚焦支持实体经济 财政货币政策正在加力

 新闻资讯     |      2020-04-27 07:59

【】近来,ETC纠纷、信用卡盗刷、银行征信、保险理赔难等问题困扰着金融消费者,投诉多石沉大海、维权更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

当前,国内正加快复工复产,3月份经济已经展现出积极的一面。但随着海外疫情升温,并通过产业链等渠道向国内传导,未来一段时间国内经济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基于此,加大宏观政策调控和实施力度,着力扩内需、助复产、保就业,成为目前经济工作的重要目标。

支持实体经济,财政货币政策正在加力。4月3日,央行宣布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共释放约4000亿元长期资金。同时,3月3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包括“增加面向中小银行的再贷款再贴现额度1万亿元”“支持金融机构发行3000亿元小微金融债券”等一揽子措施也在路上。财政政策方面,财政部近期将抓紧按程序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今年还将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

考虑到中小微企业面临的困难,各项定向扶持政策正在加码。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还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60亿元。

“此次降准是对国常会政策的落实,体现了货币政策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中国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

同时,央行还宣布,从4月7日起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72%下调至0.35%。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此次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政策利率体系的联动性,有助于维护利率走廊有序运行。更为重要的是,有助于敦促商业银行加大对企业信贷的投放力度。

研究院研究员李义举也表示,降低超额准备金利率会直接降低商业银行超额准备金收益,激励商业银行通过增加信贷投放的方式降低超额准备金数量。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央行及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支持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及实体经济发展。3月30日,公开市场操作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再次下降20个基点,今年以来已经累计下降30个基点。

当前,我国正处于复工复产的关键阶段,稳增长成为全年经济发展的核心任务。李义举表示,未来政策将多措并举保障经济恢复发展。一方面,为经济活动逐步恢复提供保障,同时要加大对“新基建”等新经济增长点的信贷支持;另一方面,要综合运用多种工具降低商业银行成本,引导LPR利率下行,推动实体经济综合融资成本下降。

疫情发生后,为支持小微企业发展,财政部出台了包括税收、贴息在内的一系列政策。例如,允许符合条件的创业担保贷款展期,优先为受疫情影响的小微企业提供贷款和贴息等。

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健全贷款风险分担机制,鼓励发展为中小微企业增信的商业保险产品,降低政府性融资担保费率,减轻中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记者了解到,近日中央财政加快向国家融资担保基金拨付第三期出资75亿元人民币,带动其他股东单位落实90亿元。截至目前,国家融资担保基金累计到位资本金496亿元,到位资本金将全部用于支持小微企业贷款融资。

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温彬表示,从我国政府债务水平这一角度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具备较大发力空间。截至2019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21.31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率为82.9%,低于国际通行警戒标准;中央政府债务16.8万亿元,全国政府债务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8.5%,低于欧盟60%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

此外,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在4月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将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发行特别国债。具体方案将综合考虑国内外经济形势、国家宏观调控的需要、财政收支状况等因素确定。

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3月31日,全国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1.08万亿元,占提前下达额度的84%,发行规模同比增长63%,预计约提前2.5个月完成既定发行任务。其中,8255亿元已经用于具体项目,占发行额的77%。

不仅是发行提速,专项债投向也更突显精准。据了解,目前已发放的新增专项债券主要用于铁路、轨道交通等交通基础设施,生态环保,农林水利,市政和产业园区等领域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另外,财政部近期将抓紧按程序再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而这部分专项债也将继续重点用于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同时结合疫情防控和投资需求变化等适当优化投向。

值得关注的是,财政部明确规定,今年政府专项债不用于土地收储和与房地产相关项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棚改专项债发行规模为7024亿元,土地储备专项债发行规模6765亿元,二者合计发行13789亿元,占同期专项债发行规模的65%。今年专项债的使用更注重形成有效投资,棚改、土储占用专项债比例过高这一制约基建投资增速的因素已被剔除,这意味着专项债拉动基建投资的能力将明显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