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健全,职权分明,古代环保知多少?

 新闻资讯     |      2020-04-26 09:57

在高度重视环境保护的今天,你是否好奇过我国古代的环境保护情况呢?实际上,古代高度重视环保,制度健全,职权分明。

在我们的认识中,古代的环境似乎格外优美。从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中,我们看到了“茂林修竹,清流激湍”的优美环境,从“竹林七贤”的飘逸洒脱中,我们感受到了自然美景带给人的精神享受。这一切,都带给我们一种古代自然环境犹如“人间天堂”的感觉,当然神往之余也不乏质疑的声音。其实,我国古代自然环境的确极其优美。而这种优美环境的形成,离不开古代环保体系的建设。

虞横制度,是古代环保体系建设的终极使命,他见证了华夏4000年的环保历史。从四千年前的环保思想,到逐步出现的环保立法与监察执行,无不在朝着制度化方向发展。概括来讲,制度化就是古代环保的趋势,而虞横制度就是制度化的最终版本,也是古代环保体系的终极使命。

这里的“虞”和“衡”有不同意思,“虞”为舜帝时期官名,称之为“虞官”,最初的职责就是进行环境保护,这也意味着4000年前华夏环保机构已然设立。而“衡”是在“虞官”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而来的官职,据《周礼·地官》记载,有“林衡”和“川衡”两种。而“虞”也形成了“泽虞”和“山虞”。

因此,“山虞”、“林衡”、“泽虞”、“川衡”,共同形成了古代虞横制度的雏形。而从最初的“虞官”一人负责环保,到权责一分为四,也代表着古代环保制度的进步。一人负责天下环保工作,显然不能面面俱到,而且当时“虞官”一人掌山林河流责任很重。责权一分为四,不仅解决了环保无效问题,而且促进了环保工作的发展,因为四官皆有特定的职权,如下:

也就是说,“两虞官”负责环保政令推行,而“两衡官”负责巡查监管,分工明确权责也较为统一。不难发现,虞横制度是在见证古代环保发展的过程中得以发展,并逐步融一。在“虞”和“衡”相统一的过程中,各种环保禁令律法,为其注入了新鲜血液。

例如,周代颁布“崇伐令”后,虞横官成为了推进落实禁令的专职机构。两虞官宣传教化百姓“毋填井、伐树木、动六畜”,而两衡官则巡查各地逮捕违反禁令之人,判“死无赦”。显然,各方面颁布律法禁令是大势所趋,而多种职能机构的设置,又与律法禁令相辅相成,古代环保逐步也在向制度化进发,虞横制度逐步稳固。

其实,周代的这种虞横体系,和当时的社会现状渊源极深,与巩固统治却没有太大关联。因为周朝时期,社会各阶层都对上苍笃行至深,把一切都视为上苍的恩赐,或者是神明的惩罚,把山河湖泊都冠以神之名,形成了不尊崇自然就是亵渎神灵,不制定禁令并监管执行,就会触怒神灵找来灾祸的蒙昧认识。这也就是当时造就虞横制度的环保思想,但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这种蒙昧信仰定然会被打破。

汉代,就是如此。在《汉书·百官公卿表》中,没有找到专职负责环境保护的机构,原本的虞横体系也不见踪影。但在各种职能部门下,却有虞横制度的蛛丝马迹,即水衡都尉,这是汉朝唯一的相关机构。

水衡都尉职责广泛,皇家园林的花草树木,船只马车的疏通管理,铸钱和掌管上林招狱等等。而有关环保的则是其属官之一的“横官”,职责却是守护山林和开凿通道。汉代虞横制度的演变,体现了两方面的问题:

第一,皇权至上的封建王朝内,皇帝独尊的体制正在逐步加强。原本用于环境保护和尊崇自然、敬畏神灵的环保思想体系,此刻正在向一切服务于皇帝的体系转变。将环保机构大幅裁撤,将皇家园林的建设和上林苑招狱扩充进水衡都尉衙门内,便是如此。

第二,环保衙门大幅度裁撤,将环保工作通过分化进行集中,和皇帝以分权来集权如出一辙。因为衙门裁撤,会进一步压缩机构、人员、职权,职责任务的明确化,会推进环保工作的落实,这便有利于环保工作的进行。因而这种虞横制度的演变,也预示着环保制度化发展的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