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教训》:威尔·杜兰特对历史经验教训的

 新闻资讯     |      2020-04-18 11:35

《历史的教训》是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威尔·杜兰特与其夫人阿里尔·杜兰特合著的小册子。这本书“通过提纳挈领的线条,勾勒了历史与人类生活各方面的关系,体现了杜兰特夫妇对人类历史的宏观总体思考”。

网上关于威尔·杜兰特的信息不多,有的也多是关于他的那部皇皇巨著《世界文明史》的介绍,还有一些名言的摘录。其实,威尔·杜兰特和胡适一样,都是美国哲学家杜威的学生,成就不凡。

威尔·杜兰特的代表作是《世界文明史》,这部书多达11卷本,1500多万字,花了50多年时间写成。单是这几个简单的数字就足以让人感知杜兰特的专注、勤劳和博学,令人肃然起敬。当然,也会令普通读者望而生畏,踟蹰不前。

在书的《前言》——这是我所读的最短的前言,只有350字,这也是本书的特点——中,杜兰特说明了本书的成书过程和目的。这本小册子只是一个副产品,是他在准备修订并重新阅读《世界文明史》的过程中,”记录下了一些大事和批评意见,这些内容或许会对当今事务、未来的可能性、人性和国家组织有所启发。“所以,把这本书看成是《世界文明史》的高度浓缩与某种程度上的理论概括也未尝不可。

全书共13章,杜兰特在每一章的开头就抛出他的观点或者说是结论,然后只做最低限度的说明与解释。杜兰特很有些任性,他一边说着“只有愚蠢的人才会试图把一百个世纪的历史浓缩进一百页的书中,并进而得出不可靠的结论。”一边又说“我们就试试吧”。看,作者就是这么率真。

书的第一章有着引言的性质。杜兰特认为,“历史编纂不能算是一门科学。它只能算是一个行业、一门艺术和一种哲学——一个捜集史实的行业,一门通过将混乱的材料有意义地排列起来的艺术,一种寻求预见性观点和启蒙作用的哲学”。”

他认为历史是相对的,“就历史而言,和科学与政治学一样,相对性至上,一切公式皆应受到质疑。”因为”历史是如此的丰富多彩,以至于只要在实例中加以选择,就可以为任何历史结论找到证据。以较为乐观的偏風选择我们的证据,我们也许能引申出更惬意的思想。”

虽然如此,杜兰特在《历史的教训》这本书所做的,还是试图在这种相对性中,从“诸如天文学、地质学、地理学、生物学、人类学、心理学、伦理学、宗教学、经济学、政治学以及战争学——来探寻历史必须回答的问题:什么是人性,什么是人类行为的本质,以及人类的前途究竟会如何?”

“历史与地球”一章,杜兰特告诉我们:“人类历史只是宇宙中的一瞬间,而历史的第一个教训就是要学会谦逊。”这是就地球或者是地理而言的,人类生活在这个地球,被地球孕育,受地理限制,”地理好比是历史所在的子宫,哺育着历史,规范着历史“,尽管人类创造出了文明,归根到底,是在地球上创造的。

“生物学与历史”一章,杜兰特列出了三个应该汲取的教训,生命即是竞争;生命即是选择;生命必须繁衍。杜兰特列出了生物学给历史的三个教训,我认为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种族与历史”一章,杜兰特没有明确告诉我们教训是什么,需要读者自己总结。但很明显的是,杜兰特不认同种族优劣论,在本章的结尾杜兰特说:“历史知识会告诉我们:文明是合作的产物,几乎所有的民族都对此有所贡献'这是我们共同的遗产和债务;受过教育的心灵,都会善待每位男女,不论他们的地位多么低,因为每一个人,都对所属种族的文明做出过创造性的贡献。”

有意思的是,杜兰特对历史作了一个简要的概括:“南方人创造文明,北方人就征服它、毁灭它、借鉴它、传播它。”这是对历史现象的一个概括,不是结论,更不是真理。翻翻中国的历史,大抵这个概括也是不错的。

“性格与历史”一章,杜兰特认为在历史的长河中,人类的行为却又并未发生多大的改变。“历史大体上是由求新的少数人之间的冲突造成的,大多数人只为胜利者鼓掌欢呼,并充当社会实验的人类原材料。”争强好胜或者求新的少数人之间的冲突与斗争,产生充满张力的创造性力量,带来富有活力的发展,才能产生整体隐而不彰的基本统一与运动。

”道德与历史“一章,杜兰特认为道德规范要不断适应历史和环境条件的变化,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不同的社会形态中,道德规范都是不同的。原始社会与农业社会的道德不同,工业社会与农业社会的道德不同。在社会的发展变化中,道德规范会经历或快或缓,或激烈或平和的变化,“因此,我们不能有把握地说,我们这个时代的道德松弛是衰败的先兆,还是已失去了农业社会基础的道德规范,向着仍在由我们的工业文明融铸为社会秩序和常规的道德规范痛苦而可喜的转变。”

“宗教与历史”一章,杜兰特指出,“历史的一个教训就是,宗教具有多次生命,有复活的传统。”人生而不平等,所以注定我们有许多人经受贫穷和失败,对于失意的人而言,某种不可思议的超自然希垄是替代绝望的唯一选择。“只要有贫穷,就会有神灵。

“经济与历史”一章,杜兰特认为,经济的解释能阐明很多历史现象,但也不能低估了群众运动中非经济(如宗教的狂热、民族的情绪等)诱因所起的作用。所有的经济史都是这个社会有机体缓慢的心脏跳动,财富的集中和强制再分配,便是它巨大的收缩与扩张运动。

“社会主义与历史”一章。杜兰特认为“东方就是西方,西方就是东方,这一对双胞胎很快就会团聚。”

“政府与历史”一章,杜兰特认为,绝对的自由并不存在。“约束是自由的基本条件,把自由搞成绝对的,它就会在混乱中死去。”政府的首要工作,就是建立秩序。

在“历史与战争”一章,杜兰特认为“战争现在是竞争和人类物种自然选择的最终形式”。在过去有历史记录的3421年中,只有268年没有发生过战争。战争是历史中司空见惯的事情之一,不会随着文明与民主的发展而减少。但同时,杜兰特期望“我们必须挑战千年以来罪恶的先例(这里是指“以战止战”),要敢于将伦理学上的“黄金法则”(指“以你希望别人对待你的方式对待别人,不以你不希望别人对待你的方式对待别人”)适用于国家。”尽管路还很长。

”增长与衰退“一章,杜兰特认为“历史本身之所以能大体上重复着,是因为人类天性的改变像地质改变那样缓慢悠然”,当然,在文明越来越发展的未来,人类是否还会重复过去,并不那么确定。与《美帝国的崩溃》作者一样,杜兰特认为文明都会经历生长,繁荣、没落、消亡的过程一或者说由以前生机勃勃的洪流变成一潭死水。

“真的有进步吗?”是全书的最后一章,也是全书的总结。杜兰特认为,从历史的过程来看,人类的本性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有的只是“技术成就”。杜兰特并不否认进步,“一个伟大的文明不会彻底死亡——人死功绩在。一些宝贵的成果,历经国家的兴衰沉浮而一直存在着,例如火与光的发明,车轮和其他基本工具的制造;语言、写作、艺术、歌曲;农业、家庭和父母之爱,社会组织、道德和慈善,以及传播家庭和种族经验的教学方法。这些都是组成文明的基本要素,从一个文明历经危难而传给另一个文明,被顽强地保存下来。它们联接着人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