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解缙是怎样一个人?朱棣为什么要杀他

 新闻资讯     |      2020-03-09 21:05

前段时间古装电视剧《大明风华》热播让许多观众对明朝历史人物产生了浓厚兴趣。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在这部电视剧前期出现的一位明朝大臣——解缙,看看历史上的他是怎样一个人物,与《大明风华》中有哪些区别。

《大明风华》中解缙的出场次数并不多,但给人留下的印象却比较负面,以至于后来观众在看到解缙被扔雪地里冻死的场面时都感觉颇为痛快。那么真实历史上的解缙是否也如同电视剧中的那样,是个不知轻重好歹的小人呢?其实答案是否定的。

解缙出生于明朝洪武二年(1369年)十一月七日,江西吉安府吉水人。解家祖上几代都当过官,在当地是非常受人尊敬的名门望族。良好的家庭条件给解缙提供了很好的教育环境,解缙也没有辜负家人的期待,七岁就能写出一手好文章,十二岁时已经读遍了《四书》、《五经》,并能知晓书中的义理。

洪武二十年(1387年),解缙参加江西乡试(省级考试),一举夺得解元(乡试第一名)桂冠。一年后,解缙又在殿试中金榜题名,高中进士,被赐予庶吉士之职。

解缙不仅才华横溢、善于雄辩,而且富有正义感。当时洪武皇帝朱元璋在对待他认为不忠的大臣时往往采用极其粗暴的方式,由此造成的冤死者不计其数。许多大臣心中对此都有看法,但却没人敢发声,因为胆敢直言指出朱元璋错误的人大多都会遭到迫害。然而,年轻的解缙却并没有顾虑这么多,他在一次上朝面见皇帝的时候直言说道:“臣闻令数改则民疑,刑太繁则民玩。乃国初至今二十载,无几时无不变之法,无一日无无过之人。尝闻陛下震怒,锄根剪蔓,诛其奸逆矣。未闻诏书褒一大善……或朝赏而暮戮,或忽死而忽赦。”这番话的主要意思就是指责朱元璋反复无常,且用刑过重,连累了许多无辜之人。

解缙的这些言论虽然都是事实,但对朱元璋来说却已经是非常过分的批评了,毕竟没几个帝王能忍受臣子说自己反复无常,更何况是像朱元璋这样极度自负的人。正当满朝文武都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捏一把汗的时候,朱元璋却表现出了难得的大度。可能是他认为解缙年轻不懂事,也有可能是珍惜人才。总之朱元璋只是批评解缙“散自怒”,因此将他贬为江西道监察御史。

然而,解缙并没有因这次碰壁而变得畏畏缩缩。不久,他又上书为牵连到“胡惟庸案”中被处死的韩国公李善长辩冤,并斥责御史袁泰蔑视朝纲,贪赃枉法,诬陷忠良。然而处死李善长是朱元璋的既定计划,怎么会因解缙一个书生的意见而做出改变呢?结果朱元璋召解缙的父亲进京,对他直说:“大器晚成,若以尔子归,益令进,后十年来,大用未晚也。”解缙只好随父回吉水老家修养心性。

朱元璋死后,皇位传给了皇太孙朱允炆,即建文皇帝。建文四年(1402年),赋闲在家的解缙重新被朝廷起用,任翰林待诏。不过还没等解缙正式开始工作,大明王朝却江山易主,朱元璋第四子、燕王朱棣起兵造反并从建文帝手中夺走了皇位。这番变故改变了许多大臣的命运,但对解缙来说却是好处大于坏处。因为他刚刚被起用,与建文帝的关系不深。所以当朱棣成为皇帝后,作为前朝旧臣的解缙反而因此得到晋升,成为翰林侍读。

永乐元年(1403年),朱棣决心修一部巨著彰显国威,造福万代。于是任命博学多才的解缙主持编纂工作。此书便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永乐大典》。

解缙无论是为官还是为人,都有很好的口碑。曾与他一起共事过的杨士奇对解缙的评价是:“平生重义轻利,遇人忧患疾苦,辄隐于心,尽意为之。”

永乐二年(1404年),解缙晋升为翰林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即内阁首辅。此时的解缙已经是朱棣的心腹大臣了,朱棣非常欣赏解缙的才华,在许多事情上都询问解缙的意见,其中最重要的一次君臣对话就是磋商立太子之事。

朱棣共有三个儿子,长子朱高炽性格仁爱、儒雅,深得文臣们的拥戴。次子朱高煦英勇善战,能在战场上能独当一面,更重要的是朱高煦在朱棣夺取江山的过程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他也因此得到了很多武将的拥戴。到底是立朱高炽为太子还是立朱高煦为太子这个问题一直让朱棣纠结不已,然而当他召解缙来商议此事的时候,这个看似无解的难题却轻松被解决了。

解缙一直是皇长子朱高炽的积极拥护者,所以他就在朱棣面前说道:“皇长子仁孝,天下归心。”这个答案显然不符合朱棣的心意,所以朱棣听完后一句话都不说。解缙见皇帝颇有不悦之色,于是便开大招说道:“好圣孙。”听到这三个字,朱棣当即转怒为喜。原来,朱高炽有个非常优秀的儿子叫朱瞻基,他从小就深得朱棣的喜爱,在朱棣眼里,朱瞻基就是最合适的第三代继承人。因此既然想把皇位传给朱瞻基,那么眼下的太子之位自然就要选择朱瞻基的老爸朱高炽了。

值得一提的是,《大明风华》中女主角孙若微曾在一幅画中题诗:“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唯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其实这首诗的真正作者正是解缙。他借《题虎顾彪图》提醒朱棣要顾念父子亲情。

解缙曾因直言进谏导致仕途受阻,但这些挫折并没有抹去他爱憎分明的个性。在永乐朝为官期间,解缙依然像从前那样只要看到朝政上有什么弊端就向皇帝提出,不像许多大臣那样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朱高炽被册封为太子后,朱棣对他的表现并不是很满意,因此他在有意无意间不断抬高朱高煦的地位,给予他的待遇远超过一个亲王应该获得的标准。解缙认为这种做法非常不妥,于是劝阻朱棣说:“启争也,不可。”但他却万万没想到,朱棣将对太子的不满全发泄到了解缙身上,并斥责他离间骨肉。自此,解缙开始不招朱棣的待见,仕途上也遭遇“滑铁卢”,被贬至交趾(今越南),命督饷化州。

永乐八年(1410年),解缙入京奏事。当时朱棣正在北征途中,尚未返回南京。解缙只好先将事情禀报给太子。可是非常痛恨解缙的朱高煦却借此事大做文章,指责解缙无人臣礼,并暗示太子有意搞小集团。朱棣也有意打压一下太子,于是便拿解缙开刀,将他打入诏狱。其实解缙本身并没有什么过错,但却是成为了这场储位之争的牺牲品。

永乐十三年(1415年),锦衣卫都指挥佥事纪纲上囚籍,朱棣见到解缙姓名问:“缙犹在耶?”(解缙怎么还活着?)纪纲领会圣意,回到锦衣卫诏狱中将解缙用酒灌醉,然后拖入雪地中活活冻死,时年四十七岁。

解缙的结局正如他自己在一首诗中所写道的那样:“可怜新息犹遗庙,铜鼓荒凉草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