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利尤单抗国内获批上市,红斑狼疮药物市场还

 新闻资讯     |      2020-01-15 14:22

7月18日,药监局官方发布消息GSK用于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治疗药物贝利尤单抗在国内通过优先审评审批上市。贝利尤单抗是世界范围内第一个用于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的单抗药物。

按摩坐垫

红斑狼疮是自身免疫介导的、以免疫性炎症为突出表现的结缔组织病,属于皮肤类疾病。根据临床表现分为盘状红斑狼疮(DLE)和系统性红斑狼疮(SLE)。前者病变主要局限在颈部以上,后者具有弥漫性,占全部狼疮病例的70%,是一种累及多系统、多器官病友多种自身抗体出现的慢性自身免疫性疾病。由于体内有大量致病性自身抗体和免疫复合物而造成组织损伤,临床上可出现各个系统和脏器损伤的表现,目前尚无法完全治愈。

根据我国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显示,系统性红斑狼疮患病率为70/10万人,中国大约有患者100万人,全球约有患者500万人。

在生物制剂发明前,临床上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药物主要为糖皮质激素、免疫制剂环磷酰胺、抗疟药羟氯喹等。此类药物长期使用副作用大,以环磷酰胺为例,其是一种具有细胞毒性的药物,常见的不良反应包括:失去食欲、头发稀疏、恶心、皮疹等,严重会引起血尿,不育症和膀胱癌。

在过去的60年时间中,系统性红斑狼疮仅有贝利尤单抗一款新药上市。除GSK外,阿斯利康和吉利德都曾试图进入SLE市场,医药魔方数据显示此前利妥昔单抗、依帕珠单抗和奥瑞珠单抗等都曾开展过针对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安慰剂对照III期临床研究,但是结果均为不佳。这些挫折都使得业内和患者更加期待下一款SLE治疗药物的上市。

此次获批的贝利尤单抗,是首个作用于B淋巴细胞刺激因子(BLyS)的抑制剂,它是一种重组的完全人源化IgG2λ单克隆抗体,可与可溶性BLyS高亲和力结合并抑制其活性。根据药物研究数据显示,该药能够实现持续的疾病控制、有助于稳定长期症状、改善患者的长期预后。

贝利尤单抗最早于2011年3月通过FDA批准上市,同年7月通过了EMA的上市批准。除此之外,2017年FDA批准了贝利尤单抗的皮下注射剂型。今年4月,FDA也有按摩椅限审评批准贝利尤单抗的静脉制剂可用于治疗5岁以上系统性红斑狼疮患儿。

贝利尤单抗是目前世界范围内已上市的唯一一个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生物制剂,此前阿斯利康也曾试图在此领域掘金,业内寄予厚望,认为一旦该药上市,年销售额可达10亿美元。但是去年在一项关键临床项目中,研究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治疗组在系统性红斑狼疮疾病活动度方面没有取得统计学意义的显著降低,没有达到研究的主要终点。

除阿斯利康外,强生已上市的用于治疗中重度银屑病的的药物——乌斯努单抗,在去年宣布的一项针对系统性红斑狼疮的随机、安慰剂对照的II期研究的后续研究数据中显示,接受乌斯努单抗的患者,整体与组织特异性疾病活动指标得到持续性改善。

国内企业中,荣昌生物的泰它西普从2008年便开始进行临床试验,泰它西普是一种重组人B淋巴细胞因子受体-抗体融合蛋白,同时针对BlyS和APRIL两个在系统性红斑狼疮发病过程中起关键作用的靶点。7月12日,荣昌生物发布泰它西普的临床研究数据显示,泰它西普高剂量组治疗48周的应答指数显著高于安慰剂对照组(79.2% vs 32.0%)。有消息称,泰它西普或将于今年下半年申请上市。

除开生物制剂,目前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的药物还包括6款小分子药物:硫酸羟氯喹、咪唑立宾、盐酸米帕林、泼尼松龙、他克莫司水合物、泼尼松等。今年6月份,屠呦呦团队所在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提交的“双氢青蒿素片剂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盘状系统性红斑狼疮的适应症临床试验”申请已获批准,昆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负责单位开展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