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一块屏背后的复杂国情

 新闻资讯     |      2020-01-11 19:42

这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一首家喻户晓的诗,豪迈奔放,意境宏远,气象万千。一位伟大的诗人,首先是一名寄情山水的旅行家。

24岁那一年,李白仗剑去国,辞亲远游。顺着长江而下,饱览山河瑰丽。这首《望天门山》便是李白远游第二年奔赴江东,路过天门山时所作。

诗里提到的楚江和天门山,不在湖南、湖北,是三国时的江东、现在的安徽芜湖境内。6300公里的长江,在此处折东而去,江面开阔,水势浩大。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李白年轻时游历江东,晚年再次盘桓于江东,最后在离天门山百十里外的当涂去世。江东一带由此浸染了不少文气。

5点30分,天蒙蒙亮,11岁的张嘉轩准时起床,奶奶已经做好早饭,他简单洗漱后吃早餐,然后背诵课文。

6点30分,张嘉轩背着书包出家门,几十米外便是南北走向的古濡湏河,这条曾沟通长江与巢湖乃至淮河的水运要道,现今河宽不过五六米,河水很浅,一只破旧的舟楫自横于岸边树下。

如果不是河边蓝底白字的大标牌提醒,没有人想到,这里是1949年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横渡长江中线出发点,渡江战役第一船就是从这条狭窄的河道趁着夜色飞向对岸。

面包车沿着古濡湏河往南开出15分钟,抵达长江大堤,堤外江水浩浩汤汤。顺着宽阔坚实的长江大堤,往东再行驶15分钟,就到了安徽芜湖市无为县泥汊镇中心小学。张嘉轩和同学们走进教室,开始早读。

这便是当下许多普通农村孩子就学现状,一些小村庄的学校被撤并,孩子们都得前往更远处的中心小学上课。住得远的孩子只得寄宿,稍近且家里有大人照顾的,便选择走读。要算一笔经济账,一个学期,接送张嘉轩的面包车交通费需要1800元,一学年就是3600元。

16点25分放学,面包车已在校门口等候,张嘉轩和同学们又结伴坐车返回村里,河边路口下车,蹦蹦跳跳回家。吃晚饭、写作业、洗漱。21点,准时睡觉。

一年两个学期,日子周而复始。这是中国中部普通农村,一位小学生的日常学习生活作息表。一切按部就班,安静恬淡,富有规律和节奏。

然而,在平静的日常秩序之下,张嘉轩外出打工的父母已经感受到了大城市里的竞争和焦虑,千里之外正在发生的一场深刻的在线教育变革,更触动他们教育观念更新的神经,作出强烈而绵远的回响。

2019年10月第二个周六晚上九点,列车从上海火车站出发,向北,沿着京沪高铁抵达南京,然后掉头向西,沿着皖江南岸奔驰在江东大地上,晚上11点,抵达安徽芜湖,全程仅两个小时。

江东名邑,吴楚名区。芜湖地理位置优越,是古代水运中心,西连九江、武汉;北滨巢湖、合肥;南邻徽州故里,通往景德镇、新安江交通便利;东望南京、扬州,顺流直达上海;传说由伍子胥开凿的中江水道,径直连接芜湖太湖,“东控於越、西伐荆楚“,曾经承载吴国水军争霸南方、问鼎中原。芜湖自古以来就是江南繁华之地,是最早的青铜器冶炼中心之一,晚清帝国江南四大米市之首。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国周郎活跃此间,唐代李白、宋代黄庭坚、米芾、明代汤显祖长期在此居住。近代以来,陈独秀在芜湖办报,王稼祥、李克农在芜湖求学,戴安澜生长于斯。改革开放之后,芜湖的傻子瓜子、奇瑞汽车等闻名海内外,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也从这里走出。

最新十年,高铁又一次重构了中国经济人文地理,改变了人们千百年来的时空观念,一些中小城市的人口更快流向大都市,高铁产生的虹吸效应正在加速进行。但人们总是可以乐观,因为外部世界的潮流和观念传回来也更快了。

高铁也激发了芜湖人的出行和工作选择。张嘉轩的母亲今年开始,坐着高铁去上海,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当服务员,收入在7000元上下。尽管只有两个小时车程,但总是要小半年张嘉轩才能见妈妈一次。张嘉轩的父亲原来在江浙一带从事珍珠养殖业,因为行业不景气,几个月前刚跑回芜湖城里,成为一名外卖骑手。人们出行更方便了,但回家的旅程总是缺少时间。

(图:爸爸买的作业帮直播课课本和课外读物,张嘉轩每天都读几十页。爸妈都曾在河蚌场取珍珠,大热天没空调,手常被刀划伤,这些都印在他幼小的脑子里。)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王传福的老家离张嘉轩的村庄并不远,人们越来越相信,教育是改变命运的最佳上升通道。对于这一点,张嘉轩的父亲多年在外打拼,感受也越来越真切。

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他时刻注意留心对张嘉轩有帮助的学习资源,除了经常买一些书寄回来之外,一个偶然机会,经朋友推荐,他花了1000多元,给张嘉轩报了一门叫作业帮直播课的语文同步网课。对于农村家庭来说,这是一笔不菲的试错成本。

关于品牌广告有一句名言,人们都知道有一半的广告投入会浪费,但不知道哪一半是浪费的。教育投资也是,那么多的书,不知道哪一本就打动了孩子,激励了他努力学习。市面上那么多的培训课程,一旦选错了,钱损失是其次,孩子宝贵的学习时间追不回来,孩子的学习热忱被消磨则是更大的损失。

不过,张嘉轩的父亲决定试一试。作为一名外卖骑手,他感受到了网络的效率和强大,也不再执拗于线下培训机构。

作业帮直播课与全日制学校课程进度同步。张嘉轩选择了每周日晚上六点半到八点半,一次两个小时。一个学期,这样的课程有17节,雷打不动。

对于大部分小县城和农村孩子来说,综合知识涉及到理解能力,知识面是一个硬伤;作文则考察孩子的想象力和情感表达力,也包括行文技巧,比如如何构思、如何首尾呼应等等。

在相当长时间,我国的语文教育存在一些尴尬:老师不容易教,学生不喜欢学,应试难以提分,家长也不够重视。

2017年教育部发布了新课标,要求小学阶段学生课外阅读总量不少于145万字。2019年6月,部编教材强调回归传统。密集的政策落地,开始改变大语文教学长期缺乏明确定位的状况。在新高考改革大旗下,语文科目的重要性及难度增加,更加突出其基础地位。如阅读速度从7000字增加到1万字,阅读题量增加5%到8%,并广泛涉及哲学、历史、科技等内容。一系列的政策意图越来越明显,“大语文”呼之而出。

目前新编部版教材已经在全国全面启用。但是大语文改革的精神、定位和目标还需要时间来落地,对于老师的语文核心素养也提出了更高要求。相较于数学和英语,语文更需要长期积累和潜移默化。

北上广深的K12培训巨头敏锐抓住大语文改革的机遇,迅速投入专业力量,纷纷加大大语文教学储备和课程开发。

左亚运,北京师范大学课程教育硕士研究生,在读研时就闻到了大语文改革的强烈气息,这让她找到了绝佳的用武之地。

作为中国最权威师范院校的专业硕士毕业生,左亚运说,语文老师教三年级就认真备课三年级,教五年级就认真备课五年级,这种思维和方法已经不能适应大语文的要求。大语文是一个有机体系,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的语文课程,是一个整体,每个单元内容都要放在整体里去把握,不把这一连贯性吃透,老师依然教不好,学生依然不愿学,更难说喜欢上大语文。

那么行业应该如何培养大语文老师呢?负责作业帮大语文统筹的孙颖老师,从事了十多年语文教学研究管理工作,她举了一个例子,每周,作业帮小学部语文主讲老师都要参加一个考试,考试内容包括比如某个词语出现在哪个年级课本的哪篇文章?错了就要罚。这就要求每一位老师都实时保持学习在线状态,都要将小学阶段所有单元内容融会贯通,并非你教四年级时就可以暂时把其它学年内容抛一边。

北京北五环外,上地,中国知名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在此集聚。几乎每一幢大楼,到了晚上依然灯火通明。互联网和科技改变了中国,改变了人们的观念和行为决策逻辑。

玉兰,一位年轻的河北姑娘,从下午开始,一直到深夜,在这个被称为宇宙中心的上地的一幢写字楼里开始了一天繁忙的工作。她的手机微信里保持活跃联系的学生有200多位,分布在全国各地,西部城市、中部县城和东部乡镇……她所从事的工作是在线教育辅导老师。

远在千里之外长江之滨的农村娃张嘉轩傍晚放学回家,每每要来奶奶的手机,打开微信,跟玉兰老师打个招呼,无话则短,有话则长。玉兰老师对张嘉轩的个人情况了如指掌,知道张嘉轩最新的学习情况,哪些课文知识掌握的好,哪些知识巩固欠佳,他最近的学习态度和心情,与奶奶的相处、与远在外地打工的父母的联系以及他在学校表现等等。

农村家长很少有这样的意识,俯下身来跟孩子做深度对话和交流,孩子的兴趣是什么,未来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鼓励孩子表达自己的想法。如果是一位不爱表达、性格内向腼腆的孩子,家长没有注意或者忽视,孩子内心本应有的波澜世界和丰富多彩的想象力很容易被长期压抑或者隐藏。在这样的情境下,一位热忱辅导老师的出现,往往可以挽回家长缺位造成的成长缺憾。对许多孩子来说,能够接触人生导师这样角色的辅导老师是可遇不可求的。

有一种人,天生喜欢并愿意成为一名有责任感的老师,这样的人身上总有一种特殊的气场,发出耀眼的光芒,不是知识渊博侃侃而谈的那种气场,是聊起学生时,能够把学生的优缺点都悉数一遍,却依旧不失亲和力和专注力的气场,是一种油然而生发自内心的关切和奉献精神。

玉兰就有这种人格特质,她非常愿意倾听张嘉轩讲述生活学习细节,鼓励张嘉轩日常小脑袋瓜“胡思乱想”,了解张嘉轩还很稚嫩但理想主义的想法。有一天张嘉轩想起父母亲的辛苦工作,在闷热的夏天睡觉却没有空调,他有了感触,会说出长大后要好好报答的想法,这种朴素的烂漫童真念头,弥足珍贵。张嘉轩把稍纵即逝的念头告诉了玉兰,身在外地的父母对儿子的细微成长变化则来自玉兰的转达,听了一扫一天忙碌的累感。

成就感会让工作充满诗意。坐在玉兰面前,本文作者按摩坐垫无法不被90后的她讲述辅导老师这份工作带来的丰富场景细节所感染和触动。

更为重要的是,玉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所供职的作业帮是国内领先的在线教育机构,有约5000人承担着玉兰同样的职责,她们接受严格和丰富的培训,彼此交流经验和心得,所服务的学生,有几百万之多,分布在大江南北,从乡村到城市,从城镇到县城。

今天的中国,许多地方的教育资源相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还有较大差距。如何让优质教育触手可及,就如作业帮等教育科技公司所展现的,在线教育正让这一切成为可能。一方面用新兴技术向更广袤的地方输出优质教育资源,优质教育资源不再受空间、时间和学校的限制;另一方面,秉持更加重视过程体验和对话交流感受的先进理念,让教育变得更有温度,让学生和家长接受更优质的服务。

玉兰和她的同事们所服务的学生和家长,70%左右来自中国三四线城市以及五六线县城和乡镇农村。她们发现,这份工作早已不是简单的按部就班的岁月静好。她们每天面对的孩子性格多元,家庭情况迥异,很多还是留守儿童,他们的学习缺乏专业的教研教学,优质的辅导培训也严重不足,像张嘉轩的英语是数学老师兼课的。与此同时,与学生、父母甚至祖父母进行密切顺畅的对话和沟通,需要足够的耐心和专业精神,否则这份名叫辅导老师的工作必然举步维艰。

辅导老师是她们许多人人生中第一份工作,这是一份需要全身心、全场景投入的工作,也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艰巨角色,她们明白自己没有学校老师的天然话语权威,衡量她们工作好与不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她们新的工作理念和工作方式,取决于他们对家长和学生沟通服务指导的效果。

当父母亲不能与孩子沟通和对话,辅导老师就是一座桥梁,将这个世界的热情和敏感与他们幼小的心灵联系起来,成为学生最好的成长陪伴。许多人终其一生无法摆脱童年的孤独汽车按摩坐垫,就与缺乏这样的陪伴有莫大关系。如果有机会遇到像玉兰这样的辅导老师,纵使有许多童年不快但也足以弥补伤痕,不至于将伤害留在心里与身体一起成长。

张嘉轩的奶奶今年58岁,她有一双灵巧的手,能够在15分钟内,用蒲草编织一把精致的蒲扇。她的丈夫在河南郑州打工,儿子和儿媳也在外打工。除了张嘉轩,她还要独自拉扯才两岁的孙子,张嘉轩的弟弟,小家伙刚刚学会蹒跚走路。

张嘉轩的奶奶和爷爷都读到初中二年级,在那个年代,在农村,书读到初二,可说是凤毛麟角。张嘉轩的父亲1986年出生,也在读初二时,产生了不想继续上学的念头,想出去打工挣钱。那时已经是2000年,中国即将加入WTO,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开始加速。芜湖这个地方,离长三角不远,能够感受到世界工厂的胎动。

二十年后,母子重温当年的场景,不胜唏嘘。儿子抱怨母亲,当年干嘛不拦住自己,走上社会,才发现知识不够用,但已没有回头路。母亲说,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在家里再发生一次,现在就是要陪伴、督促孙辈好好学习。

在中国的当下乡村,留守儿童作为转型中国伴随的普遍社会现象值得重视。有一位深明事理的奶奶,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完美童年的大幸。

从芜湖无为坐高铁到安徽省会合肥,需绕过安徽最大淡水湖巢湖,时程仅半个小时,然后从合肥坐高铁,途径湖北武汉,转入京广高铁,抵达湖南岳阳,时程两个小时,再坐长途汽车,穿行在洞庭湖北岸西岸的高速和省道,就来到了湖南常德市安乡县。

常德古称武陵,著名的桃花源之地,有“川黔咽喉,云贵门户”之称。常德城名源于《老子》“为天下溪,常德不离”。

8岁的孟祥宇偎依在奶奶身边,有些腼腆,是一位安静的小男孩,正在上小学三年级。奶奶很健谈,年轻时经商,结果没有时间,对儿子的学习疏于管理,也不重视,谈及于此,很是懊悔。她有一个理念,0-12岁的小孩,作为家长,要抓牢管好,这个年龄段按摩椅如果没有管好,以后也就管不好了。

奶奶对自己有过深刻的反思。她说,她那一代人,总觉得我已经创造好了生活条件,学习应该是孩子自己的事。后来才发现,完全不是如此,孩子在成长阶段,需要的是陪伴,需要父母一起商量,一起面对,经营好家庭不比经营好生意轻松。最后她总结说,关键是要有好方法。

在尝试了多个线下培训和网络课程后,奶奶发现了一个叫作业帮的公司和网络课程很不一样:一方面是课程的吸引力,孟祥宇很容易投入其中,于是好奇的她每天跟着孟祥宇一起学习,现在都会说一些纯正的英语单词,做一些数学题了;另一方面,是与辅导老师林夏老师的沟通,让她的许多教育理念和想法得到了回应。

孟祥宇奶奶感受到的压力还来自周遭。安乡跟湖南整体文化氛围一样,特别重视教育。对孩子教育来说,不仅比学校,比老师,更是比家长。家长所能提供的,除了经济条件,就是教育理念和方法了。

作为孟祥宇的辅导老师,林夏就是奶奶眼中的很有方法的老师。林夏发现大多数南方学员,比如广西、湖南、福建等相对下沉的县城乡镇,英语发音普遍不标准,因此她经常花大量精力跟小朋友和家长沟通,去纠正他们的发音。她还请教一些孩子教她说当地方言,让孩子们给她纠正发音,她呢也顺势给孩子们纠正英语发音。这种教学相长、寓教于乐的沟通方式,让小孩子们信心大增。林夏老师说,孩子们发现能够帮助老师时,就会特别开心。

像张嘉轩和孟祥宇这样,能够获得来自北京的优质教育服务,目前在全国孩子还只是相对少数。中国有1.8亿在校中小学生,其中70%生活学习在三线城市及以下地区。

不管是否承认,教育是一场注定起点不公平的竞争。好的家庭、好的老师、好的学校,甚至好的课程、好的同学,都会影响教育过程,决定优质教育的定义。

全世界一流学校都在抢一流老师,有了一流老师,才能吸引到优秀生源,这是传统优质教育的竞争逻辑。家长的焦虑来自于这种传统教育竞争模式,人们最大的内心期望便是,优质的教育资源能否普惠?

对于国家来说,优质教育基础设施,有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就是实现九年义务教育,让每一位孩子都有学上。国家投入了巨大资源,修建学校,培养一支数量庞大的教师队伍,承担繁重的基础教育任务。

优质教育基础设施的第二个层面是,如何将全国最优质的教研、教学成果输送出去,让最偏远山区的学生也能触手可及,让学生和家长都享有优质的教育服务。这其中包含了新技术、新产品和新服务等一系列教育科技服务的融合创新。

让优质教育触手可及,已经成为作业帮的公司使命。以下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作业帮致力于打造优质教育基础设施的路径:

超过一万名员工,超过一千名产研人员,超过七百名教研教学老师,超过五千名辅导老师。

答案由此更为清晰:教研教学是优质教育的本质核心,服务好学生和家长是优质教育过程的灵魂,技术和体验是优质教育普惠的杠杆,技术、教研教学、服务的有机融合成为优质教育新基础设施的标配。

(备注:K12在线直播班课,目前多为双师模式,主讲老师负责教研教学,辅导老师负责督学,答疑解惑。文中小朋友均为化名。)